• 中美貿易沖突下,國產射頻芯片的挑戰和機遇在哪里?

    發布時間:2019-07-29 09:41:28

    集微網消息(記者 樂川),7月19日,2019集微半導體峰會在廈門海滄舉行,在下午舉行的《5G國產射頻芯片的挑戰和機遇》圓桌討論環節上,廣州慧智微電子有限公司CEO李陽、北京中科漢天下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錢永學、開元通信技術(廈門)有限公司董事長賈斌、上海迦美信芯通訊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倪文海等嘉賓在小米產業投資部合伙人孫昌旭主持下,就國產射頻芯片如何實現突破進行了討論。

    李陽表示,5G時代射頻前端芯片集成度越來越高,各類芯片數量需求也大幅提升。整個射頻前端芯片可以分為緊耦合的產品線和弱耦合的產品線,像Skyworks和Qorvo這些國外的巨頭產品線很全面,國產射頻廠商則可以通過“抱團”來克服產品單一的短板。他舉例說,在弱耦合領域,越來越多的廠商尋求合作伙伴,例如PA芯片廠商可以與濾波器廠商合作。隨著5G對射頻要求越來越高,國外巨頭也要找合作伙伴,現在跟他們合作反而變得比以前容易得多。

    李陽指出,在選擇射頻合作伙伴時,當然希望是與中國公司合作,客戶在選擇的時候也是如此希望。但國產射頻廠商仍有一個成長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相信中國的半導體產業鏈會越來越完善,各位友商和合作伙伴會做得更好,最后實現一個相對完善的自恰的國內供應鏈。

    李陽認為,在國產替代中,如果讓系統廠商不符合商業邏輯地來支持國產芯片廠商,那這很難持久。他認為在兩方面做到即可。首先系統廠商保持開放,因為很多時候芯片廠商需要系統廠商的反饋,比如芯片的指標到底怎么樣,大家有一個溝通的途徑,把更多的廠商納入到這個選型沙盤里,給大家溝通的機會,讓芯片廠商知道這個產品對不對路。其次,國產系統廠商尤其頭部廠商可以多做一些工作,比如蘋果、三星對器件有更多的投入,拿到器件以后自己也要評估,同時會拆解你的半導體芯片做很多的分析,這個是我們現在國內有些頭部公司已經做了,有些頭部公司沒有做,因為他們想可能有其他人來做。李陽認為,國產供應鏈重要性凸顯之后可以做起來,很多時候客戶都是不測評估板,把產品直接放到板子上,是什么樣就是什么樣,這并不是特別好的做法。還有就是比價,就是比誰最低。其實更健康的做法,可以分析一下成本,這樣可以優化資源投入,同時最終來講真正扶持自己的合作伙伴。

    近年來,高通、MTK等做主平臺的廠商都想做total solution的方案,包括整個射頻前端都想做,所以在套片中很激進在推他們自己的產品。對此李陽表示,跨界競爭很早以前就存在,只不過高通從RF360之后給了業界一個明顯的信號,但是不同的公司平臺有不同選擇,高通確實在推,MTK目前還沒有很明確的想法,更多是開放和大家合作。對MTK而言他們需要一些射頻伙伴能夠在射頻上和高通相當,如果很封閉的話,例如只是聚焦到自己的公司是否在射頻領域的話,有相當的可能是性能其實要打問號的。其他如三星、海思等的平臺對獨立射頻廠商來說還是有新機會的。至少現階段市場不會形成主平臺完全整合射頻芯片的情形,如果能做到比高通等國外廠商更有競爭力,能給客戶創造更多的價值,獨立射頻廠商就還有市場機會。

    錢永學認為,國產射頻廠商想全面達到美國的水平在短期之內是不可能的,比如Skyworks和Qorvo等,一年的凈利潤都有四五十億元左右的規模,國內像我們做PA的大概有5個億左右,在國內還算排得比較靠前了,出貨量一年有六、七億顆,出貨量也比較靠前。相比之下,國產射頻廠商的銷售額還不及國外廠商凈利潤的十分之一,差距十分明顯。現在能做的就是實現進口替代,在美國禁運的時候我們能夠供上最基礎的東西,不至于讓美國徹底把我們卡死。

    錢永學表示,中美貿易沖突給國內射頻芯片廠商帶來機遇的同時也帶來了很多挑戰。在整合過程中,國內外廠商還是要加強合作,不能說因為貿易戰就只選擇國內的,這樣相當于是自我封閉,還是要根據需求選擇合適的產品。此外,他還指出,現在國內手機品牌在全球市場已經極具競爭力,但是中美貿易沖突以來凸顯了一個問題,就是如果國內供應鏈培育起來,對他們的影響更大。因此手機等終端廠商應該擔負大公司的責任,有意識地培育國內的供應鏈,也給予他們試錯的機會。

    錢永學還提出,等到國產射頻廠商發展到一定階段,可以謀求上市,利用股市的杠桿做更大的事情,撬動更大的資本來進行并購,目前,就是勒緊褲腰帶踏實干,能上市早點上市或者兩個公司相互之間能整合就相互整合,這樣的話,抗風險能力更強一點。

    賈斌表示,濾波器作為一個標準器件,到了5G時代,對數量、系統集成等方面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對公司綜合技術能力帶來了極大的挑戰。現在一些基帶廠商希望在自己平臺里整合自己的射頻技術,但是從今天市場來看,基帶公司對手機廠商的掌控力度在下降,因為手機廠商的主導權越來越大。如果獨立射頻芯片廠商的產品非常具有競爭力,在大客戶那邊還是有很多機會的,因此還是要把自己的競爭力盡量提升,產品做得足夠好。

    對于終端廠商對國產芯片廠商的支持,賈斌表示,希望本土頭部的系統廠商真正多投一些資源,幫我們把器件的質量測試好,幫助告訴我們怎么樣去提高,因為國內的系統廠商用海外的射頻器件已經用了十幾二十年,積累了大量的經驗,我們也希望把我們的邊界打開,希望接受他們的指導,讓元器件在設計、制造等環節把質量逐步做到客戶可以接受的程度,這也是開元的愿景。

    倪文海表示,5G對射頻芯片的頻率、功率、模式、頻段、帶寬復雜性等方面需求等大幅提升。4G階段智能手機對天線調諧器的需求還不是很明顯,多的話4到6顆左右,現在天線的空間被壓縮,如果手機的性能、發射靈敏度要保持不變甚至更好,天線調諧器是必須的,5G的話有需要10根的,16根的,甚至更多,中壓、耐壓、電容式的各種需求,用量非常可觀。

    倪文海認為,在手機射頻前端的一些細分市場,中國公司是可以非常有為的,比如射頻開關,總體來說比較簡單,比PA好做,它的難度是運營,關鍵在品質、運營、規模,而且是用CMOS做的,所以先集中精力把容易的簡單的先做掉,然后再結合去做濾波器,再往上去做。例如迦美信芯跟開元通信合作也是從接收端的小信號、分體天線來做,比較容易做成功,所以一步一個腳印,經過漫長時間的累積,相信中國也能成長出很有競爭力的射頻公司。

    倪文海還強調,中美貿易戰對國產替代是一個難得的好機遇,但是有些手機廠商已用慣了國外公司的芯片,如果要更換國內芯片要冒一定的風險,包括他們自己的利益等等。中美貿易戰之后給大家更多的提醒是我們也需要培育中國半導體自己的生態圈,包括射頻圈的。對于體量比較小的國產廠商,人力、資源方面都比較弱,倪文海希望手機供應商“是否能有更高的容忍度,不要像要求國外供應商一樣來要求我們,能不能給我們開一些特殊通道或者特殊的手機型號等等,讓我們成長起來”。(校對/范蓉)

    亚色在线观看